侠客岛:最近 一群中国学生准备起诉美方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[解局]最近,一群中国学生准备起诉美方

  最近,500多名中国留学生致信中国驻美大使馆,反映自己遭受的不公待遇,并计划聘请美国著名民权和移民律师,起诉美国政府。

  起因,是2021美国开学季,不少曾毕业于哈工程、北航、北理工、哈工大、南航、南理工、西工大、北邮等高校或曾获国家留学基金资助的申请者,在申请美国签证时收到了标有“10043”的拒签单。

  “10043”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2020年5月签署的一项行政令。该令规定,签证官可以以学生(学者)就读专业及研究方向、毕业于特定高校或接受国家留学基金资助等为由,拒发学生或访问学者类相关签证。

  此后,在政策执行过程中,只要留学生曾经的学习背景触碰到签证官的敏感神经,就几乎会被“一刀切”地拒签。 

  于是,这些留学生决定用法律手段,挑战这一不公政策。岛妹联系到了他们中的一些人。

  一

  最开始听到10043号行政令时,几乎所有被拒签者都没怎么当回事。

  王磊本科毕业于哈工大,在国内完成了工学学士的学习后,他计划前往美国攻读计算机的博士学位。听到禁令时他心想:“因为你在某校上过学就粗暴拒签,也太离谱了吧?”

  今年3月逛留学论坛时,王磊发现,情况要比预想的严重得多。他告诉岛妹,当时美国驻华使馆的留学签证申请仍未开放,不少人决定借道第三国,到新加坡、柬埔寨等国的美使馆申请签证。但在全球各地,毕业于这几所学校和受国家留学基金资助的申请者,都遇到了大概率的拒签。

  后来,王磊被同学拉进了一个拒签者微信群。他意识到,自己可能没希望获得签证了。

  不仅申请地点无死角,而且,对一些相关学术背景的拒签“扫射面”,甚至包括了学生和访问学者的家属。

  受访者肖铮和木子曾在所谓“敏感校”就读,但其配偶并不适用该行政令所谓的“限制学术经历”。然而,在申请跟随爱人赴美的签证时,无论是在北京、广州还是新加坡申请,仅仅在被询问了学校和专业后,他们就得到了签证官递出的白色拒签单。

  唯一的区别是,肖铮的配偶在第一次面签被审查后最终获得签证,而木子和苏洁夫妇则双双被拒签。

  “美国政府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行政令受限学校名单,目前大家提到的8所学校和国家留学基金资助,只是大家普遍认为的拒签范围。”王磊解释称,“我了解到的情况是,有一些签证申请者既不是毕业于这8所学校,也不受基金赞助,仍被拒签。”

  南小宁毕业于某普通一本大学的理工科专业。来北京面签的前一晚,她在微博上偶然刷到了同校同学被拒签的经历,感到很奇怪:“我们学校并没什么名气,专业也和行政令中提到的‘军民融合’毫不相关,为什么会拒签呢?”

  果真,第二天,面试官只问了南小宁的申请学校、本科学校及专业,就决定拒签。

肖铮拿到的两张拒签单。图源:受访者
肖铮拿到的两张拒签单。图源:受访者

  二

  签证遥遥无期,对每位拒签者都影响巨大。

  在申请美国学生签证前,南小宁已经在国内上了一年昼夜颠倒的网课。好容易等到国际学生留学禁令解除,拒签又彻底打乱了她的就学规划;肖铮的配偶已拿到为期5年的访问学者签证赴美,他和幼子却因被拒签而无法团聚。

  在被拒签者们看来,10043号行政令既不合理,又表露出过分明显的政治意图。

  “仅因为就读于某些学校和专业,就被判定为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,这太荒谬了,是对中国学术研究的歧视。”南小宁说。

  肖铮认为,该行政令透露出的国家对抗意味非常明显,实际就是限制科研人员的学术自由,其针对面也远不止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说的那样“只影响少于2%的中国籍申请人”。

  美国乔治城大学报告显示,每年预计有3000至5000名拟赴美留学相关学科的中国研究生受到行政令影响,占总人数的16%-27%,还不包括以家属身份被拒签的。据统计,在特朗普发出该行政令之后4个月时间里,就有1000多名中国公民被撤销签证,被迫中止在美学习进修。

  此次500多名被拒签的学生,多是申请赴美攻读博士或硕士学位的研究生,专业大部分是电气电子工程、计算机、机械、化学、材料科学、生物医学等理工类,也有一些文科和商科专业。绝大部分学生办理签证的时间,是在美新政府上台后。

  王磊认为,行政令之所以没有明确公布受限学校名单,可能是为后续名单调整留出足够的空间:“今天政策也许仅模糊地划出几所学校,未来可能随时成为美方打压中国科研人员的抓手,覆盖更多学校,打压中国学生或研究者参与研究的空间,这都有可能。”

2019年5月,中国留学生参加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。图源:新华社
2019年5月,中国留学生参加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。图源:新华社

  三

  今年5月,王磊与另外20多名中国学生发起了名为“ANB学术无国界”行动,也有志愿者加入其中。

  “今天被封锁的多是理工科学生,下一次难保不会扩大到文商法。没有任何一项科技可以通过闭门造车来发展进步!”“ANB学术无国界”在一条微博里写道。

  王磊介绍,这是一个志愿者组织,其中有人负责对接外界争取支援,有人维护网站、搭建平台,有人负责推进法律诉讼,或筹款与收集案例。大家有着共同目标:推翻这一歧视性政策,避免更多中国学者和学生被美国歧视性打压。

  “我们发出了1100多份问卷,约90%表示愿意支持诉讼。目前我们已经收集到近400个因10043号行政令的不合理歧视导致学术生活受到影响的案例。”王磊说,支持诉讼的群体还在不断扩大,“我们不想容许无端歧视的开始”。

  谈及支持诉讼的原因,苏洁表示,像自己这类短期项目拒签者,或许无法得益于势必漫长的诉讼,但10043号行政令如果不做出改变,将会长期影响中国的科研群体。

  近日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留学生联名致信表态称,中方对此严重关切,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,美方有关签证限制措施延续了特朗普政府时期的遗毒,与美方“欢迎中国学生”的表态不符,是开历史倒车。

  “中方敦促美方纠正错误,重新审议有关中国留学生赴美留学签证申请,停止利用各种借口对中国留学生无端限制和打压,保护他们的正当合法权益,为中美人文交流与教育合作营造良好氛围。”发言人说。

  文/山形秋

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均为化名)

点击进入专题:

中美关系

责任编辑:张玉

来源:新浪网